困死了。睡觉

这里是鶄。

请好好观看置顶且避雷。

十二点准时抽栗子。拿十张招募券抽了十连。然后就闪了两个彩。现在阳寿感觉被抽干

晚上和白天拍的。9.22在学校定时发布,没来得及准备就随手拍了张。

生日快乐凛月!

『置顶』新置顶

欢迎来到本人的主页。用餐愉快。

cn是鶄。熟悉的列表叫我琳就好。

差不多是两个人设这样。分裂的感觉。


近期狂热cp 雷安 凛绪 卡埃 朕萌 leo司 


好感cp 泉真 宗咪 瑞嘉 兰苔 将戎

雷点‼️:骨科  all党  拆逆cp  xz 

混坑:es/凹凸淡坑只看单人和cp/文野/鬼灭/间谍过家家/原神

凹凸推:雷 埃厨。

es推:凛p leop 咪p 

文野推:中原中也

鬼灭推:锖兔



洁癖人。对家贴脸我直接一脚踹飞。

爬坑很快。目前待的时间最久的就是凹凸的雷安。微淡坑。但是还是很爱他们两位

新坑es的栗毛andleo司。还有硬核的朕萌。


总之还是看推图。老置顶放碎碎念里了。



扩列QQ号  749342293

vx需要私信告知我。


脾气没那么好。一个破产粮的还爱咕的鸽子。不要对我抱有太大期望。


想了想还是加上这句话

禁止把我的所有作品在我不知情情况搬运到其他平台

以及我不喜欢别人搬我作品

谢谢配合






【卡埃】Blue『4』

我真的超级喜欢小男孩啊啊😭

我爱卡埃

@絕對中立. 

不要给小号大可爱热度谢谢。



若有来生,我一定搞一个可以发涩文的软件😅👊


梦想破灭。白色瞳孔

呜呜呜呜呜呜呜有一只眼就够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萌萌帅死了

〖雷安〗False.

【RA Moonshot 24h  | 4:00】

上一棒:@云海纵生   

下一棒: @爆米桦生 


★雷23集团三少爷 安25高阶特级杀手

雇佣和被雇佣关系

★ooc有,且不少,烂文看看得了,且没写完,别骂谢谢


“我们不过是互相吸引的敌人罢了”


--------------


雷狮轻挑着对面人的下巴,在那人耳畔低语


“杀了我啊,先生”


安迷修一把推开雷狮,抽出刀抵在他脖颈上,雷狮笑着举起来双手,安迷修死瞪着雷狮


“这位先生,是我雇佣你,你就是这么对待雇主的?”


“以下犯上?”


“照样杀你”


雷狮推开刀,锋利的刀尖在他指尖划出血滴


安迷修放下刀,全当这只是花天酒地不懂人间是非的纨绔子弟的玩笑。他本来见到雷狮对他印象就极差,而雷三少恰巧在他们道上属于是首级刺杀目标,组织重金悬赏他的人头,安迷修自然就加入了这个任务,他不是没钱,只是想挑战自我的能力极限


好巧不巧,这位少爷当然也需要雇佣位杀手替这少爷铲除内部隐患


美名其曰:找保镖


安迷修自然接了这活


安迷修是被组织看重的特级杀手,从小经过培养,因为小时候在孤儿院,但是却每天认真锻炼,从我做起的良好青少年,被前来领养孩子的打算从小就培养高端杀手的组织头头给一眼认中,成为重点培养人之一,一起的还有一个叫赞德的孩子,比安迷修稍大一点,看起来像是培养成杀手有一段时间了


“小孩,你可以承受一切吗”


“不论发生什么”


“当然可以先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让我动摇”


安迷修这么答


“很好,杀手在任务中,不能掺杂任何感情,不能被人情世故所迷惑,你的目标只有一个——”


“杀掉你面前的目标”


现如今,他的目标只有雷狮一个,即使再不懂组织上为什么给雷狮的悬赏怎么高——他是惹了组织么?能成为悬赏金top1的刺杀任务,但终归是要潜伏在身边将其刺杀


可自安迷修来到雷狮身边帮忙“当保镖”后,就发现雷狮只不过是一个玩心极大的公子哥,喜欢啃家里老本的那种富二代,并不像是什么危险人物。安迷修对这种社会败类更为恶心,所以说想杀雷狮的心再次进了一步


雷狮自然知道自己身价多高,背地里又有多少人觊觎着要拿他的人头,特地请了杀手在他身边做保护。安迷修恰巧听到了这个消息,便找了点关系,顺利成为雷狮身边的人


新上任第一天,就发现了雷狮身边的卧底


出于收钱办事,安迷修自然保护金主雷某人


那人行踪不定,但大多时间是待着雷狮身边,雷狮似乎很信任那人,但安迷修分明看见了他在阳台擦匕首,指尖捏了袋毒药,然后拿匕首轻划开毒药的袋子,那毒药是很常见的,很致命的毒,但安迷修只是听说,没有真正用过,他的宗旨是即使在明处杀人,也不在暗处阴人


毒药在抹在刀尖上后,就看不出什么了,他又看那人打了个电话,说今晚就能潜伏进雷狮房间,一刀拿下


美人计啊?时代更迭,这种早就被淘汰了的把戏居然真的还会有低级卧底在用


安迷修只觉得可笑,秉承着在这栋别墅里要把雷狮放在第一位的原则,安迷修擦亮了两把匕首


这是他从小带到大的贴身武器


师傅——也就是收养他的那位组织头头送的,不过组织也是会更新换代的,已经有人接替他师傅的位置,坐上了组织BOSS的位置


待那人轻手轻脚走进雷狮房间后,安迷修就在门口听着


里面没出声,安迷修在想雷狮是不是被杀了


谁知里面突然喊了一声“安迷修,你就任由别人潜伏进来啊?赶紧杀了睡觉”


安迷修撞门进去,装作一副很关切的样子


屋内一片祥和


除了被捆着椅子上的那位杀手,他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一样试图反抗着


安迷修双刀交叉,对准那人的脖颈就是一划


“解决了?”雷狮饶有兴趣的在旁边观看


“解决了,您尽快休息,我去处理后事”


“这样的卧底居然就在身边,也真是保镖不到位。”雷狮猛的一把拉住安迷修,在他耳边吐气


“安迷修,难道,你也想杀我?”


“怎么会呢”安迷修轻笑“您可是我保护的对象”


您可是我的金主


拿完钱再杀了你


诡计多端的安迷修


-----


两人大概是已经和平相处了半个月


雷狮照常花天酒地,安迷修照样看着他花天酒地


但安迷修对雷狮的厌恶可谓是贯穿始终,雷狮在安迷修眼里妥妥一个废人


雷家世代以接高风险高回报的活在灰色地带的产业存活,且越做越出色,雷家的地位也顺势提高,经常做出垄断毒品供应商,切断枪支出售路线这种不犯法但极具危险性的行为,是警察合作的重要公司之一。雷狮似乎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他也不是不喜欢,就是莫名喜欢跟他爹对着干。内部消息说雷父却独独要把这个位置传给雷狮,雷狮自然是当耳旁风


但这次雷家出了卧底


机密文件被盗取,那里面有雷家的软肋,只要被攻击到这个软肋,雷家就会犹如蒲公英般一吹就散,搞垮雷家不是问题


所以说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他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出这个卧底,防止文件外传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第一嫌疑人是圣空家,两大集团在灰色地带上是最具有权威的,相当于是抢生意的对手。如果雷家倒台,他们就会成为整个地带的老大,独占霸权


第二嫌疑人,就是纯属觉得雷家过于强大看不顺眼的小人


第三嫌疑人


就是最近照顾雷狮的安迷修,他可以贴雷狮的身,可以进去一些常人禁止踏足的房间,这样的身份给他带来了许多便利


雷家的人着急调查,最先找的就是最好下手的第三位。过程中找上了雷狮,对方一副不耐烦的意思——他早就不打算和雷家再有任何瓜葛了。安迷修是他身边的人,他们有什么理由怀疑?


“真是可笑。”雷狮冷着脸嘲讽,“你们的事我不想管。我这儿没有你们的任何机密文件,他一直跟着我,要怎么偷?”


有理有据,招惹不起。于是雷家的人又转移目标,开始同时查起一、二嫌疑人​


他们将目前雷家内部所有人——甚至包括雇佣的仆人——都花时间审查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外人没有办法穿插卧底进来


有人顺顺利利地在雷家进入了机密档案室​又出来——甚至可能都没进去,轻松拿到资料又不留一点痕迹,怎么做到的?


这便要从内部之人开始排查


雷家已经派人去搜查了,雷家除私密地点,都遍布着针孔摄像头,但似乎记录被篡改过,私自篡改针孔摄像头的,除了管理监控的工作人员,就是雷家的人了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真的没有动过啊...求求您放过我吧,我,我家里还有孩子,还有老人!没有看好是我的事情....求求您..”


随着枪响


一个又一个人倒地


“这波人该换了”


雷狮靠在门口,安迷修在旁边擦刀


“看见了吧,这就是现实”


安迷修全当没听到


“越是享尽荣华富贵,这场游戏就越难打”


雷狮瞟了一眼里面已经清理着的房间,离开了


雷狮说自己睡不着,安迷修就只能顶着睡意陪主子在阳台聊天


安迷修甚至有一种自己不是来干杀手的感觉


尽管认识了很多天,他也依旧看不好雷狮


雷狮的重金悬赏还在他脑子里停留


淡淡的月光打在两人脸上,不知道雷狮是懒还是为了氛围,房间灯也没开,只有细细的月光投射进来,雷狮忽然侧过头看着安迷修,托着腮看了一会


“安迷修”


“怎么了?”


“机密是我偷的”


安迷修突然想到了残忍的场面


“你滥杀无辜?!”


“他们该死”


雷狮很平静,尽管安迷修已经将擦亮的刀架在了他脖子上,雷狮皮肤很白,血管能清晰的看到,安迷修的刀已经在那里留下来印记,仿佛轻轻一用力,那里就会迸发鲜红


“他们为什么不该死,看管是他们的责任,这点东西都搞不好,该死”


雷狮依旧很平静


安迷修也没在说什么


“安迷修”


“。。你有事吗”


“有没有人说过”


“你的眼睛很美”


安迷修望向了雷狮


“谢谢,但是我不需要无聊的夸赞”


雷狮把玩着手里的挂坠,这挂坠也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吊着一个小盒子,小盒子可以打开,雷狮掰开又盒上,就这么摆烂了一会


“大哥,我们真的不排除安迷修这个隐患吗,他对我们有很大的威胁”


“我看出来了,他想杀我”


“那为什么....”


“卡米尔,你知道忠犬会在危急关头守护主人的对吧”雷狮浅笑着扣上了盒子“安迷修,可是一枚优秀的棋子,干倒雷家他也要有一份功”


雷狮看不惯雷家的作风,也看不惯雷家的过去


“这场board game  是时候要有个结局了”


---------------


很不好意思,设定在我看来比较难写,会极致潦草,有空会删改,果咩纳塞!给大家带来了很不好的体验,没有写完是因为我准备不够到位,非常非常抱歉有空会填坑的。三次事情比较多我在挤时间写了



〖雷安〗扼杀.『1』


☆无限流 沉浸式剧本杀

☆只有雷安


七夕快乐

思路来源于亲友


“杀戮的游戏,你我似敌似友”




可以接受下翻





-----------


雷狮今天依旧叼着根草悠闲地走在上学的但是其实跟放学差不多的路上


晨光默默打在他脸上,海盗团的其他三人看起来还没有起床的样子


实际就是他起的最晚


路上很安静,没有别的人,早餐铺也没有开,以往热闹的早晨今天变得异常寂静,雷狮全当这是上天给他的主场。雷狮用手指敲了敲手表屏幕,一串时间映入眼帘


〖25:45〗


时间不对,雷狮也没管那么多


“表坏了,换个”


然后以一个完美的弧线丢进了垃圾桶里


然后抬眼看到了一个各大广告都会用的广告词的广告,红底黑字


【⭕️震惊,全网最现实剧本杀


   ⭕️最恐怖!最刺激!最享受的剧本杀


   ⭕️全新体验,给你不一样的感受


   ⭕️不要998 不用98 免费体验  快来!】


雷狮瞟了一眼,然后吐掉了嘴里的草,继续走在上学的路上


两边的路在无止境延长,景色在重复上演,雷狮察觉到了不对劲,再次敲了敲手表


〖45:61〗


雷狮开始眩晕,眼前炸开了片万花筒般的世界,五彩缤纷的花在不断接踵而至,争相进入雷狮的世界,他不断撕裂花朵,想要逃出这里,潜意识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


突然雷狮的脑子蹦出了一句话


“我为何而爱,我为何而留,我为何而活”


这幕后黑手迫切的想要洗脑雷狮的思想,一个光照射进花的世界,刺痛着雷狮的双眼,光突然消灭,又再次如冲击波般强迫雷狮昏倒


雷狮在闭上双眼那刻,看到的是那张红底黑字的广告


改了句话


【不要998 不用98 献上你最高洁的灵魂 免费体验 快来!】


雷狮脑子里也只有一句话


“wdf”


------


眩晕过后,雷狮站定,眩晕过后他的头脑非常不清醒,只见差点向后倾去,被人一把拉住,雷狮抽开手


“你是谁...”


那人在雷狮看来是看不见脸的,那人放下了悬在半空中的手


“你我似敌似友”


“总之,暂时你和我对对方造不成任何威胁”


“这是什么破地方”雷狮紧了紧头巾,甩了甩酸痛还发麻的手“我可没犯什么罪吧”


那人“啧”了声


“我们都被卷入了场游戏”


“‘我们’?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其他人?”


“不清楚,毕竟剧本杀这种游戏,一定不止两个人,况且,我们现在看不清对方的脸,我也无法判断你是否是谁,后期万一搞点不好的事情,我们无法互保”


雷狮轻笑声


“互保?算了吧,人还是靠自己”


“毕竟啊..你有什么理由值得我信任”


“无法与你交流,随你去了”


不过那人似乎有些怕黑,还是默默的揪着雷狮的衣角


“不过啊,卷进这种Secret Games,你不害怕?不怕Secret Games 变成Game of Death?”


“生死对我来说,应该没什么好怕的”


“我原来,轻生过”雷狮靠在了一个似乎是水泥做的墙“那时候我一个朋友拉住了我,我望着高楼下的平坦的地面,还是怕了,他告诉我啊,告诉我‘你如果想要一跃而下,那就坐在栏杆那里,把腿伸在外面,如果你不怕了,没有悬空感了,就随你自己吧’”


“后来我就没怎么上过天台了,不值得”


雷狮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别拉衣角,跟个女生似的”


两人摸黑走了会,道路似乎狭隘了些,感觉旁边多了热量,像是多了些人


“这里应该是有其他人”


热量在源源不断的侵袭着两人,他们察觉到身边多了人,眼前像雷狮刚来那样,万花筒,属于花朵的世界。两人即使再不情愿,这会的手也是紧握在一起


雷狮突然发话


“提前声明,我不是gay,放心拉”


旁边的人不想说话


眩晕感过后,雷狮踢到了一个小方块


眼前忽然亮了起来,小孩的爬爬垫,学前的数字积木,拼图,无一不散落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的血腥味儿,直冲着两人的鼻尖


一块积木没有和其他积木放在一起,像是被人踢到了一边


想必雷狮踢到的是那块数字积木


那块积木上的数字不是可爱的字体,而是颤颤巍巍的,像是人在极致痛苦中用全力将鲜血抹上的


数字“4”


两人惊慌之余,看向了对方


脸上挡着的黑影突然褪去,两人看清了对方的全貌


突然一阵寂静


....


还是寂静


好了他们开口了


“雷狮....”


“安迷修....”


安迷修最先反应过来并撒开了手


雷狮也拍了拍自己的手表示嫌弃


“怎么哪都有你”


两人异口同声


面前的白墙突然爆炸,空气中弥漫着白色的烟雾,烟雾是呛人的那股火药味儿,爆炸散落的杂质直冲两人


过了会儿,烟雾被一股凉风吹散


雷狮拍了拍肩膀,看清了眼前的事物,胳膊肘顶了一下安迷修


安迷修朝着那边看去


那是一个房间,房间串联着其他零零碎碎的房间,每一个房间口,都站着熟悉的人


卡米尔。帕洛斯。佩利。还有那些高一的


雷狮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他不确定这些人是真是假,他不能相信任何人,就连身边的安迷修都极有可能也是假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


自己也是假的


他突然发觉,自己明明把表扔了


雷狮举起了手腕,又看到那熟悉的表,只觉得喉头一紧,时间表变成了一串乱码


大厅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女声


『各位玩家们,欢迎来到沉浸式剧本杀』


『在这里,你们将全身心扮演你所抽到的角色』


『系统将会在记忆中植入你所抽取角色的一切,但同时保留你的一切』


『请务必听从系统安排』


『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违规将会淘汰』


.....


『祝你们  游玩愉快』


雷狮觉得可笑


“雷狮,别放松警惕,我们随时可能原地暴毙,这看起来不是说着玩的”


雷狮瞟了眼安迷修,轻笑“堂堂风纪委员怕这种东西?你觉得我雷狮从小到大,怕过什么”


他从小到大什么都不怕


『开始植入剧本』


一股撕裂的痛感钻入了雷狮大脑,身体变得越来越炽热,本不属于他的回忆与思想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身体的炽热又在雷狮回顾记忆之后瞬间降至冰点,雷狮心念这破地方又想干什么


『植入完毕』


『请各位玩家做好准备』


『开始游戏』




“搞什么鬼”


“什么游戏”


“放我...出去”


....周围一片混乱,玩家们吵闹起来,都只是觉得脑内一阵眩晕和呕吐感,自己的记忆似乎掺入了其他东西,不属于自己的性格,一些人开始作出与自己性格相反的动作,大大咧咧的,这时双手背后,看起来十分胆怯,但也有人抽到角色是与性格相符的


雷狮刚好正相反


『玩家雷狮  您抽中的角色为——失败者』

『您性格孤僻,做事从不冷静,因为一些小事放弃自己,放弃人生,但又极度嫉妒他人的幸福生活,鬼迷心窍间,偷走了别人的孩子,想要成全自己给自己一个虚伪的家』


“这人多多少少脑子有病”雷狮暗骂了句


『不要相信任何你自主认知不确定的东西,包括系统,包括剧本,也包括……』


系统随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就断了后续,雷狮拍了拍身边的安迷修,安迷修的面前显示出一块面板,上面清楚写着


[05 安迷修  23岁 警察]


“安迷修,你抽到的角色果然和你一样没趣”

“彼此彼此”


雷狮仔细盯了会面板,又转头看了海盗团三位的

编号,毫无逻辑,雷狮的是04


编号。绝对暗藏玄机



------------

本来想写给企划的。这个思路有点太长了一时间捋不完。当连载吧。

企划还有几天。实现奇迹


二编:雷狮轻生那点参考了卷角妈的明死🙏🙏




RA Moonshot 24h企划:

RA Moonshot 24h

雷安暑期双强企划


晦暗月影下,无尽杀戮中,风声剑影间

我听见他们策谋着那疯狂的计划 。

血与刃中跃动的身影,迷雾中吐露的言语。

是或非又能如何。

我们在杀戮中舞蹈,在谜团里歌唱,在世界崩塌的边缘

数不尽的棋局对抗,踩着最热烈的节拍旋转,汗水一滴滴浸入伤痕 ...


他们说我们相爱着



时间|2022年8月8日0:00—24:00

平台︱LOFTER

策划︱鶄 @困死了。睡觉 

宣图︱安槐 @一木相欢 


︱参与人员

0:00 @佛八苦 

1:00 @Black_Clouds 

2:00 @cute帅至上原则 

3:00 @云海纵生 

4:00 @困死了。睡觉 

4:05 @爆米桦生 

4:10 @情绪升降机 

5:00 @癸蓦 

5:13 @61333 

5:20 @xe砚川 

7:00 @失智难产 

8:00 @雾涆 

9:00 @竹损屎屎 

10:00 @随缘更新 

11:00 @榆小渝 

12:00 @一木相欢 

13:00 @TOXIC SUBSTANCE 

13:14 @大雾天 

14:00 @是熊猫啊 

15:00 @kuku 

15:30 @辜鹤渝musjia 

16:00 @什么东西 

16:05 @易辞生 

17:00 @萤火尘曦 

18:00 @酩酊(看看我的文) 

19:00 @青. /@伊祁风鹤 

20:00 @程烟盐雁宴 

22:00 @褪色并搁浅 

23:00 @我好汤姆想经济独立【闭关中】 

24:00 @CT-216(高三暂退) 


是黑白战争

有一点私心la但是因为不是粮就不打tag了

请妈咪们避雷谢谢谢谢谢谢谢


二编:想了想还是打上tag。不然会被骂很惨吧